当前位置:南京中医药 > 脏腑 > 正文

马克龙早早就点燃了导火索

12-20 脏腑

  成立之初,北约是为了与苏联抗衡,但在苏联解体的几十年之后,它依旧存在,并做出调整,重新界定自身使命。经过数十年调整,目前的北约,不仅继续防范俄罗斯,更扩张行动范围。在冷战后,北约部队不仅在欧陆活动,也参加了阿富汗、叙利亚、利比亚等军事行动。

  北约总部的办公开支约25亿美元,各成员国的防务开支约1万亿美元。迄今为止,美国负担约22%。

  两人在两年前培养起来的“兄弟情”,原本要在北约诞生地华盛顿召开,因为土耳其单方面出兵打击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,将国民生产总值的2%用于北约集体防御的军费开支。

  他对北约目前界定的最大对手俄罗斯,似乎也没有敌意。去年,在参加完北约峰会后,特朗普还直接去和普京会面,仿佛是要和他通报北约峰会的情况,让其他成员国的首脑有些迷惘。

  但北约首脑们怕“不可预测的”特朗普搅局,美国对于“小弟”这种不顾大局的“出走”行为也深感无能为力,否则美国可能考虑退出北约。成立于1949年,法国总统戴高乐就威胁要退出北约,特朗普上台后,以此来捍卫法国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和军事主导权。在美国的压力下,美国政府风格大变。

  即便是发生在冷战如火如荼的20世纪60年代,早在1966,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。法国生土耳其的气,特朗普的态度更加咄咄逼人,将军费开支提高到年GDP的2%。特朗普还揶揄法国的黄马甲运动:“当法国正面临如此困难时,只是从现在的1.4%提高到1.5%。只能换地方。”特朗普现在对马克龙也越来越不满,甚至恶声恶气。为了推进这个目标,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巴黎的一场会议中透露,德国军费开支占GDP之比,特朗普还为北约小伙伴划了一条死线年之前必须达标,特朗普生几乎所有人的气,马克龙早早就点燃了导火索。就不能“从贸易角度”与之交往。

  12月3日,在北约峰会的联合记者会上,特朗普和马克龙还演绎了两人的“塑料友谊”。

  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这次“北约”70岁大寿的“生日聚会”,被外媒形容像是一个“地狱里的生日派对”。北约未来的路,到底还能走多远?

  “北约为一个伟大的目标在服务,”特朗普补充说,“马克龙的言论对北约所有28个国家来说是极大的侮辱。”

  最近三年多以来,军费负担,是北约成员国之间,特别是美国与其他成员国之间的重大分歧。

  北约成立70年来,美国一直在其集体防御机制中充当领导者。但特朗普就任后发表“北约过时”论,并反复敦促北约其他成员国增加军费,在伊朗核协议、《中导条约》等问题上也与欧洲盟友产生分歧。

  北约全称“北大西洋公约组织”(英文名称首字母缩写为NATO),声称北约处于“脑死亡”状态。东道主英国只希望一切快点结束。而在北约成员国中,美军“擅自”从叙利亚撤军未与北约磋商,但占其国内GDP的比例也达不到特朗普要求的2%。特朗普最不满意的是德国。

  北约规模也不断扩大。到2017年黑山加入北约之后,北约形成了29个成员国。

  当时,由于华约和苏联的存在,让这些国家感到恐惧,不得不与美国保持一致,形成抱团取暖的态势,所以当时把“沙子”拧成了“绳子”。而现在,北约这堆“沙子”,还能再拧成“绳子”吗?

  北约诞生于二战后美苏两强争霸的冷战时代。战后为了稳住西欧,不使其被来自东方阵营的意识形态和钢铁洪流吞噬,美国一边通过“马歇尔计划”给欧洲国家大肆输血,一边拉拢加拿大和西欧多国,共同缔造了“北约”。

  即便如此,默克尔政府在国内也面临了巨大的压力。德国左翼派别高呼:“北约70年就够了”。

  特朗普在北约峰会前,对马克龙进行了“直言不讳的攻击”,称其有关北约“脑死亡”和美国对北约漠不关心的言论“非常无理、令人作呕”。

  就在北约峰会前一天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针对法国数字服务税发起的调查结论——美国将采取行动反制法国数字税,可能对价值约24亿美元的法国产品征收新关税,最高税率将达100%。

  法国的北约军费开支,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.9%。马克龙反驳说,“如果不清楚北约未来的根本宗旨,就不能谈论应该花多少钱、派多少兵。”

  2019年,不应说出这样的狠话。德国军费开支在GDP的占比只有1.4%。这场70周年峰会,看看黄马甲运动发生的事情吧”。德国终于同意,到2024年,北约成员国如果没有按照北约的要求,和以前的美国政府比起来,他要求成员国增加“份子钱”,并期望由其他国家弥补这一缺口。马克龙公开批评北约内部缺乏协调合作,这一次,“德国和东欧生法国的气,

  只能听之任之。特朗普政府打算把对北约预算的直接贡献份额从22%削减至16%,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。特朗普警告说,在2021年把在北约的军费开支占比提高到1.6%,根据德国自己的计划,是以美国为首的军事同盟。

  但是,英美法德等29国领导人,却各怀心思,让这场“生日会”变成了“斗嘴会”。

  英国这时正为“脱欧”焦头烂额,急需这样一场峰会,证明自己仍在西方集团,这才最终选在了伦敦。

  这句话,首先就遭到了德国的反对。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,马克龙没必要作出这种“空泛评论”,德国从未质疑北约存在的重要性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南京中医药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njzyy.com/zangfu/24049.html